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护士的沉沦】(01)【作者:DQQQQQ】
【护士的沉沦】(01)【作者:DQQQQQ】
 字数:38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家长作为大人来说,基本还是可以守得住自己的底线,但是一旦在孩子问题 上,很多家长就未必可以做到,所以孩子是大人的弱点,这个也许并不过分。以 下的故事来自真实的事例改编……
 
       =======================================
 
  张怿妮今年刚过30,是一名区级医院的护士,长相属于可爱甜美类型,由 于爸爸在区政府工作,平时管教也算是严格,所以穿着什么都比较保守,平时也 只穿裤子,而且长度至少都是小腿,裙子也是只有一条及膝短裙,其他都是长裙。 
  丈夫也是一名城管,孩子也是刚刚两岁,家庭经济还算是过得去,比上不足, 属于小康。但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感觉,老公没有其他什么毛病,就是喜欢乱买 东西,两个人经常为买东西不开心,虽然不是什么原则问题,但是经常这么小吵 小闹,两个人心里的隔阂也是原来越大。
 
  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孩子的问题。丈夫下班回家,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孩 子一看爸爸在玩游戏,也是觉得新奇,所以凑了过去,可能是因为当时情况很紧 急,张的丈夫本来就紧张,一被小孩打扰了,顿时失控大喊,同时将孩子一把推 到在地上,然后赶出了房间,锁上了门。
 
  孩子当场就哭了起来,张怿妮本来在厨房里做家务,突然听到孩子这么大哭, 就赶过来一看,发现事情是老公因为打游戏,把孩子弄哭了,顿时火气上心头, 进了卧室责问起来,加上以前各种不开心的事情,两个人顿时爆发了。两个人就 这样吵了一个晚上,孩子也是在一边大哭。当晚张的老公睡在了客厅。因为张的 老公皮肤黑,所以就且叫他小黑。
 
  第二天,张的老公一声不吭地去上班了,张因为护士三班倒,正好是中班, 早上就在家里睡觉。到了中午要上班的时候,张张怿妮把自己孩子带到了自己的 爸妈家,张的妈妈已经退休在家,所以就帮着小夫妻两个人带带孩子。和自己的 孩子和妈妈稍微说了几句后,就去上班了。整个一天的心情可想而知,不管是小 黑还是张怿妮,两个人都是心情非常不好。
 
  之后好几天,张怿妮和自己老公在家形同陌路,而小黑则在房间里打游戏听 歌,张怿妮有时经过小黑的房间,听到的竟是小黑以前女友喜欢的歌,这个气就 更是难消了。
 
  小黑这几天上班一直闷闷不乐,平时还和同事们一起开开玩笑,最近不怎么 说话,同事们也是觉得奇怪,有个和小黑关系比较好的同事,找小黑晚上一起吃 饭,小黑自从和张怿妮吵架后,就再也没在家里吃过饭,所以也就觉得去就去吧。 酒这个东西也是一把双刃剑,和同事晚上喝酒的时候,几杯下肚,同事试探性地 问了小黑,小黑也就一股脑地说了事情经过,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言者无意听者 有心,同事也就全部记住了,但是还是劝小黑放下姿态,去和老婆和好。
 
  小黑就是不同意。就这样也不知喝了多久,小黑一身酒气回到了家,倒头就 睡。
 
  小黑的这个同事平时因为特别滑头,大家背地里都叫他小滑头,加上进公务 员队伍也是家里托关系,有点背景。所以有时偷懒什么,领导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城管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当地的一些城市街道的管理,比如小商小贩乱摆摊什么, 所以也就会和一些商贩打交道。
 
  城管虽然官不大,但是县官不如现管,小商小贩看到城管只是敢怒不敢言, 看到了就跑。但是有一个卖肉的商贩,因为长得比较壮,大家都叫他大壮,大壮 不是本地人,只是在这里摆摊的一个商户,正所谓强龙南亚地头蛇,大壮并不是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知道和城管搞好关系,所以看到城管有时就会给一些肉 什么,久而久之就和小滑头这样的人熟络了起来。
 
  这一天小滑头来到了大壮的摊位,大壮看到了小滑头来了,笑脸相迎打趣地 说:「这位官爷,今天来了,有什么吩咐么?我这里有两块好肉,要么拿回去炖 炖?」,小滑头也是贼兮兮地笑:「什么官爷,就是打工的,哪里比得上你老板, 自己的摊子。这两块肉多少钱?」,大壮知道小滑头是客气,立刻说* 「这个哪 里要什么钱,拿着就是了。」
 
  小滑头听完立刻摆出一副为难地样子:「你这样我怎么好拿,现在整顿风气, 你是要害我。」,大壮平时也是看手机,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于是说:「那这样 吧,算一个本钱,晚上我请你吃饭。」,小滑头一听笑着说:「大壮啊,你可真 会来事。那行吧,晚上下班我来你这里那肉,然后喝酒。」,说完就笑着走了。 看着小滑头远去的背影,大壮心里想着:呸,什么东西。
 
  晚上,小滑头下了班,来到了大壮的摊位,大壮收了摊和小滑头一起喝酒去 了。喝了几杯,就开始胡吹起来,小滑头也就开始说了小黑最近和他老婆不开心 的事情,权当做是先聊家常。大壮因为在平时摆摊,小黑也是住在附近的,所谓 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壮见过小黑的老婆,那种可爱甜美的脸,加上穿着保守的少 妇气息,大壮这个外地来的单身汉,哪里心会不动。一听小黑和这样的漂亮老婆 吵架,心想着如果自己有这样的老婆,天天干还来不及,吵架不可能。
 
  酒席结束后,大壮一个人回到了家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是在想着小黑的 老婆,想着想着觉得如果趁这个时候,拿下小黑的老婆,这个不是一个好时机吗? 利用两个人不说话的机会。可是怎么干呢。大壮头脑虽然不错,但是从没想过和 A片里那样,搞人家的老婆,调教成自己性奴,始终觉得那些是电影里演,现实 不可能。但是此时此刻精虫上溢,已经不想这么许多了,打开电脑开始搜着工具, 比如安眠药,成人调教用具之类。
 
  过了几年,大壮主动联系了小滑头,要他和小黑一起来喝酒,说是自己生意 赚了一笔,这也是靠平时城管的照顾,要谢谢他们。小滑头一看有吃有喝,自然 乐意。于是晚上下班,小滑头和小黑来到大壮的摊位,大壮邀请两个人去了自己 的家,两个人说要去饭店,大壮说:「今天特别准备了好酒,比饭店的酒好多了。 如果喝得不满意,再去饭店。」,两个人听完后,觉得这个也不吃亏,一起跟着 去了。
 
  到了大壮的家,大壮将下了药的酒给小滑头和小黑。小滑头和小黑两个人稍 微喝了一小口,顿时说:「大壮,这么好的酒,你哪里弄来的。」,大壮说: 「这个是我家乡的酒,自己酿的,平时谁也不让喝,因为实在太少。」,说完就 不停开始劝酒,酒劲加上药劲,两个人喝着喝着就不省人事了,大壮一看笑声嘀 咕:这个药还真管用,不睡上2个小时,不会醒了。
 
  然后掏出了小黑的苹果手机,拿起小黑的手指纹解锁,开始翻看张怿妮的电 话。张怿妮这几天因为小黑不在家吃饭,也觉得家里空空荡荡,晚上也不想带孩 子,就把孩子放在了自己爸妈家里,很是寂寞,女人的心就是感性的动物。此时 响起了电话,张怿妮一看是小黑的名字,顿时想接又不想接,让电话响了好几次 后,张怿妮慢慢地接起来了,就听见对方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一个陌生的声 音,「喂,是嫂子吗?我是那个卖肉的大壮,小黑兄弟在我这里,你能来一下吗? 他刚刚在这里和闷酒,一个人在说对不起嫂子,眼睛都哭红了。」
 
  张怿妮也是知道大壮这个人,听到让自己去一次,也就是接小黑,本来还是 想拒绝,但是一听大壮这么说,心头一软,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爸。于是 问:「你们在什么地方,他怎么不接电话?」,大壮早有准备了,于是说:「我 们在我家,等等把地址发给嫂子,他不接电话,是因为酒喝多了,睡着了。我先 让他醒醒酒,你来了就把他接走。我还要送小滑头兄弟回家。」
 
  张怿妮一听还有小滑头,真是烦死了。但是自己的老公又不能不管,于是说: 「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我等等打车来。」,大壮一听心中大喜,美人上钩了。于 是装出一副很急的样子说:「好的,好的。我立刻发。」,其实大壮说是急也是 急,想着万一等张怿妮来了,药效过了,计划就落空了。
 
  药效也就两个小时,这一弄也就半小时过去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过了 大概半小时后,门铃响了。大壮立刻去开门,一看是张怿妮,强行按住自己的大 喜的表情。把张怿妮让进了门,看到张怿妮今天依然穿着保守,一条七分裤,脚 上穿着平底线,身上是一件短袖的T恤,但是依然掩盖不住可爱的少妇感觉。 
  大壮看到张怿妮在叫躺在沙发上的小黑,不声不响端了一杯水递了过去,然 后说:「嫂子过来也是出了一身汗,喝口水。我来叫小黑兄弟。」,张怿妮原本 不想喝水,但是的确来了路上有点急,加上一直没有喊醒小黑,也是顿时觉得有 点口渴,于是接过水杯和了半杯。大壮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在这杯水里放了足够 睡三个小时的药量,看到张怿妮这半杯下肚,知道今天可爱的少妇是逃不出自己 手掌心了。
 
  大壮假装在喊着小黑,一边等着药效的发作。果然没过几分钟,张怿妮突然 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失去了重心睡倒在了地上。看着 张怿妮昏睡了过去,大壮立刻上前一把公主抱起了张怿妮进了自己的房间,为了 以防万一,把张怿妮脱了个精光,然后用绳子分别将手脚捆在了床的栏杆上,嘴 里塞进了张怿妮的内裤,用赛扣球封了自来,张怿妮此时就在床上捆成了一个大 字。看着张怿妮被捆得严严实实,知道没事了。
 
  于是关上房门,来到客厅等着小黑和小滑头自己醒来,过了半小时后,小黑 先开始有了动静,渐渐地睁开了眼睛,大壮假装醉倒在桌子上,小黑看到眼前这 个景象,看看时间已经10点了,本来心里一惊想着回去要被张怿妮骂了,但是 突然想起最近的事情后,觉得不管她。这个时候小滑头也开始动了起来,两个人 稍微醒了醒,开始去喊醉倒在桌上的大壮。大壮被推了几下后,假装还在说别管 我,接着喝。
 
  小滑头就是给了大壮一拳,「喝你妹,快起来。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了。你 自己也快收拾收拾。」,大壮被这一拳打了起来,然后说:「哦,喝糊涂了。」, 大壮立刻摇摇晃晃地起身,然后说:「不好意思啊,喝成这样,不过这酒确实好。」。
 
  两个人听完后也不接话,大壮一边送两个人离开,一边说:「下次有这好酒, 接着来我家喝。」,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大壮立刻关上门,想着房间里的可 爱少妇。而小黑喝得醉醺醺的样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老婆在大壮的床上, 等等就要被大壮好好调教一个晚上。
 
  回到了家里的小黑,看见家里黑灯瞎火,想着张怿妮也许今天是夜班,因为 两个人有一段时间不说话了,张怿妮什么班也不关心。自己回到房间里倒头就睡 了,他根本不会想到这一夜后,他和张怿妮的关系就越来越远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